兰超诗歌

《好诗》

《好诗》


兰超


孤独可能并不直至永恒

这些风云也可能在极致下很忙

我看见是夜晚的灯火猜疑我

而我此刻都知道了你

很深沉的迷在旁看着

脚下的灰尘

在使我流泪不觉


好,这刻我知道了爱意迷着你的宠臣

都是你,是你,都是古韵的路

带着下雨的雾霭,接着都够了

我明白了,也很深情这些迷

用眼余味,都带着琴韵对话


走下,灯火依旧

终于让我

在无语的山间密林

采下风

种下树



春天离开了

春天离开了


兰超


春天离开了

它是一步一步的

我孤身一人

却用影子分出几道影子

我伤心的做着这件事

不过没人反对

我就开始了寻找

寻找的花草开始就枯萎

一个接着一个

燕子也跟着走了

一群接着一群

似乎

只有我极目远眺的地方

可以看到

花与燕子是我的故事

而影子

一起下去、走走吧

阳光洒在阶梯上

走动

仿佛自己就在花的芳香里


我爱你

我希望你在我身边,在眼前

这个硕大的校园

尽管爱你是那么羞涩,每次听你说话我也压低了声音。

尽管我很爱你

我想不让你看见

是我莫大的罪恶

我爱你时刻存在

后果亦很严重 


一封信

"我又多读了一些书,

又准备工作,

不过时间如梭,

我还没变,

既然工作,

我就要认真,

我一定成为一名有为青年。

父亲,我其实很想你。"

其它,没说。

不过每次想到,

我都觉得说过。

"老爸,你瞧,

我看到过你,

日复一日,

就不那么想念了。"

我就知道我这天的美好。


悲痛之时

男孩有愁绪

将一个石子扔进海里

轻掷无痕

任其自然

我像看到一个没有高尚文雅的男孩

不过在我沿着海滩

风平浪静之时

我看到

一个拾起贝壳

还是美好

还是美好的男孩

此刻,我相信自然

我相信他

因为我最相信

比大海更辽阔的胸襟

是人的那个特别的胸膛


漂流瓶

"那个,那个,我要买它。"小孩说。

"你要哪个?"简朴的父亲说。

"我喜欢那艘船。"

父亲摇摇头,回到了家中,

他制作了一个简单的漂流瓶,

小孩看到它,越来越远,像艘船。

长大,小孩再次来到海边。

面对这个海上的船儿,

他像面对了海神,而且他所有的体会都如此。

小时的咄咄逼人,

父亲的平凡却一直直至心灵。


©兰超 | Powered by LOFTER
1     /     3